智库交流 林立强:如何让“企业史”在改革开放史中拥有一席之地

改革开放史是目前“四史”(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特征,就是党和国家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逐步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进程。因此,经济发展史是改革开放史最重要的内容之一,而作为经济发展主力军的企业产生、发展、壮大的历史无疑应在其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一席。

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企业的规模与发展水平也剧增。《财富》杂志第一次发布“世界500强”排行榜是在1995年,当时没有一家中国企业上榜。

我国加入WTO后,2001年当年入榜的中国企业为12家。去年8月10日,2020年度“世界500强”发布,我国(含香港、台湾)共有133家公司上榜名列第一,美国上榜企业121家名列第二。 此次福建企业共有 5 家上榜,分别是 兴业银行位列 222 位,厦门建发位列 234 位,厦门国贸位列 284 位,厦门象屿位列 298 位,阳光控股位列 354 位, 排在北京、上海、广东、香港、台湾之后,与浙江、山东、山西并列第 6 位。 当然 我们不能简单地以 榜单的 排名论高下, 应该承认 中国企业在数量和规模 、 整体行业结构、盈利能力、核心竞争力等方面 还与世界优秀企业 存在 不小的差距。

福建是中国最早实施对外开放政策的省份之一,是改革开放的直接受益者,也曾经发生过如1984年轰动全国,为推进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与企业改革作出巨大贡献的“松绑放权”事件,在中国企业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回顾过去 40 年,福建省国有经济在石油化工、冶金、机械、电子信息、能源、交通运输、电力等领域充分发挥了行业龙头的主导和引导作用,涌现了如兴业银行、厦门建发、厦门国贸、厦门象屿、紫金矿业、能源集团、福建中烟、金龙汽车、三钢集团等著名国企。

而民营企业更是福建企业发展的亮点,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实现了快速发展。如以习同志在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和福建省省长期间,曾7次到晋江调研,并于2002年总结提出的“晋江经验”为例,目前,晋江全市民营企业5万余家,形成纺织服装、制鞋、食品饮料等多个超百亿元产业集群。此外,在改革开放之初福建的侨资企业、外资企业等也在福建企业发展史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综上,企业发展史在我省乃至全国的改革开放史中所占的比例很大,理应对其进行回顾和总结。但长期以来,中国学界的企业史研究基本等同于近代企业史研究,对当代企业史研究的关注度严重不足。相比较各国,自进入21世纪以来,企业史研究已经成为国际企业界的显学,更是一门客观的学术学科。企业史研究在世界各国均有了较大的发展,其重点从北美、欧洲和日本开始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发展中国家发展。而目前中国企业史的研究规模与水平,则与之极不相称。因此,如何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史研究话语体系,融入国际化大舞台,已迫在眉睫。

第一,政府有关部门、行业协会的重视与企业的支持。1996年7、8月间,国家有关部门曾两次邀请有关专家、学者共30多人座谈,开始编撰《中国企业史》。该项目到2002年初成稿,2004年出版,成果为《中国企业史(古代卷)》、《中国企业史(近代卷)》、《中国企业史(现代卷上中下)》、《中国企业史(典型企业卷上中下)》,首开国内大型综合性企业史编撰的先例。今年全国各地改革开放史的编撰正在逐步展开,但从目前情况看,各省份多集中于经济建设、 经济发展等宏观问题上,对中观或微观领域的经济、社会、科技、文化、资源、环境等问题,研究还比较薄弱,企业领域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此外,企业界与学术界的合作也是企业史研究的动力,也是国外企业史研究得以繁荣的主要推手。如2020年11月,国务院国资委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京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联合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国有经济研究智库,将围绕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重大问题开展协同攻关,加强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方面的研究。参与该计划的招商局集团(创立于1872年,2020《财富》世界500强位列第235位)就长期重视与资助中国企业史研究,其学商合作的模式为国内企业史研究树立了一个典范。

第二、研究范式与研究方法的创新。由于各个国家企业发展的轨迹不一样,各国的企业史研究呈现各自不同的特点,亦呈现出研究范式多元化的归趋。如美国除了形成一个有别于传统历史学视野的、专注企业管理学视角的哈佛学派以外,在经济学、历史学学科也活跃着一批企业史学家。此外,一批具有全球视野的企业史学家,他们从全球史的角度来研究企业史,并把自己称之为“全球企业史学家”,从全球史角度研究各国企业史,揭示各国企业在全球化浪潮下的发展规律。这种多种范式并存的现象,拓展了企业史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将成为未来各国企业史研究的常态。此外,以往中国企业史研究的主要研究范式为史学与经济学范式,企业管理学范式作为观察、解释中国企业史研究的新视角,并由此带来的历史学者与管理学者的合作,将开启中国企业史编纂的新篇章。

第三、处理好企业史学家的学术研究与现实关怀的关系。以经济活动中异常活跃的企业活动为研究对象的企业史,如何处理好学术研究与现实服务的关系是摆在每个企业史学家面前的重要课题。以往中国企业史学者常常以学术研究为第一要务,成果并不面向企业界或一般大众。宋史专家虞云国一语道出其中的关系:“史学功能可分为学术功能和社会功能的两个层面,其学术功能是社会功能的前提与基础,其社会功能是学术功能的延伸与补充”。因此,企业史研究如要走出象牙塔,就既要有阳春白雪的纯学术研究,又要敢于尝试下里巴人的通俗写法,探索一条为企业与企业家、为大众能够接受的形式。所以,未来企业史学家观念的改变,以及企业史研究的公共史学化应是中国特色的企业史研究话语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展望未来,有关政府主管部门主导,提倡企业界与学术界的合作,以历史学、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等研究范式的创新来提升中国企业史研究的水平,既是中国企业史研究的必经之路,也必将为中国改革开放史锦上添花。 就福建省而言,到目前为止,除了方志系统工商业志的史志研究以及以闽商为题侧重闽商文化研究外,尚无一部以企业发展为脉络、具备现代企业史特征(如前述的企业管理学)的研究成果。 因此,吸收国际先进理念,立足我省本土化的经营管理特点撰写的企业史,对总结改革开放以来福建企业取得的巨大成就,弘扬闽籍企业家精神,指导现阶段的企业实际工作,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工商管理硕士,历史学博士。学术专长为企业史与工商管理学,兼具企业管理与学术研究双重背景:既拥有在大型企业担任高管、企业管理顾问二十余年的工作经历,又在高校从事中外企业史方面的教学与科研工作。目前研究领域管理学部分为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人力资源管理等;企业史部分包括近现代企业文化史、美国企业史、日本经营史等。

现任中国商业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商业史学会企业史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商业文化遗产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美国企业史学会(BHC)会员、日本经营史学会(BHSJ)会员,多次赴美日等国参加国际企业史学术会议与交流活动。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